古代"高考"阅卷:第一印象决定考生命运

- 编辑:admin -

古代"高考"阅卷:第一印象决定考生命运

 
高考的阅卷工作正在紧张进行。此时,考生和家长最关注的该是阅卷的认真程度和公平性。在古代,大家肯定也是这么个心情。位于夫子庙的“江南贡院”曾是中国科举最大的考试场所,自然也是最大的阅卷中心。那么,古代的人是怎么阅卷的?阅前程序:糊名易书与现代一样,可以看成是古代“高考”的乡试,在考试结束后最重要的程序也是阅卷。但古代送给阅卷人员的试卷,并不是考生的原卷,而是经过了一系列特殊处理的。那时有一套严格的反作弊规定,在阅卷阶段的要求更为严格。现场监考人员在收卷后,首先将卷子交给弥封官,把考卷上的考生姓名、籍贯等个人信息折叠掩盖起来,用空白纸弥封后,再加盖骑缝章。这个程序叫“糊名”,即把包括考生姓名在内的个人信息隐藏起来。现在高考试卷也采取这种方法,不同的是不再用糨糊,而是用订书机直接装订密封。“糊名”之后,还有更重要的“易书”。易书,就是安排专门人员,将弥封后的试卷如实地重抄一遍。为了防止誊录有误,誊录手每天的工作量均有限定。清代规定,每人每天只能誊写3份试卷。所以,每届考试都需要大量的誊录手。具体人数会根据当届考生的多少来定,多的上千人,少的也要几百人。上述整个过程,叫“糊名易书”。这种严防作弊的阅卷方法,出现于宋真宗景德四年(公元1007年)。其目的当然是防止考生与阅卷人员串通,在试卷上留下记号,或是阅卷人员认出自己熟悉考生的笔迹而作弊。工作人员不得携带墨笔入场或许有人会说,这样一来,如果让誊录手帮助作弊,岂不是很容易么?是的,这事还真的发生过。所以,事实上,当年誊录手并非毛笔字写得漂亮就能担任。为了防止誊录手从中做手脚,对誊录程序有一套严格的规定。本省学宫(指教育机构)的人员要回避,一般担任誊录工作的人员都是临时抽调,具体说,是从各府、州、县的书吏(相当于今秘书一类的公务员)中间抽调。如有顶替冒名入场、代人改篡者,查出后将遭从严治罪。还有一项重要规定,就是誊录手不得携带墨笔入场。誊录试卷时,统一使用朱砂红笔,所用的纸张数、墨水颜色均要一致。现在大家看到有的状元卷子是一片红色笔迹,就是这么回事。考生的原始试卷因用黑墨书写,所以称为“墨卷”;而誊录后的卷子,都是用红笔写的,故称为“朱卷”。誊写完毕后,还要对读。所谓对读,即今天所说的校对。由对读官将墨卷、朱卷一起交给各位对读生校对,校对无误后,由对读官在试卷上盖章(关防)。对于对读生的文化水平的要求,比誊录手要高出许多,所以这个岗位一般都是抽调成绩较好的秀才(生员)来担任。各省每届乡试时使用的对读生一般都在二三百人。人手不够时,便抽调誊录手中水平较高的秀才来担任。实在不够,有时也会找来社会上的穷书生,临时帮忙。每份朱卷上至少有6个各环节负责人的签印古代阅卷程序比今天要繁琐,责任全部落实到具体人,每道程序还有人监督,因此每份朱卷上至少有6个各环节负责人的签印。誊录手、对读生的姓名、籍贯也要留下来,标注在墨卷的末尾,以备查验。到清代时,阅卷工作进一步规范,分为内、外两拨人,即所谓“内帘官”和“外帘官”。上述提到的外收掌、弥封官、誊录官、对读官都属于外帘官。不论是内帘官还是外帘官,所有工作人员都住在考试院内。以包括今苏皖两省在内的江南省来说,当时全省考生统一集中到位于今天南京夫子庙的“江南贡院”考试,自然,阅卷也统一集中在这里进行。江南贡院是中国科举最大的考试场所,自然也是最大的阅卷中心。简单说,江南贡院由考试区和阅卷区组成。与考生一样,阅卷人员在阅卷期间也是全封闭,吃喝拉撒睡全在其间。最高建筑是明远楼,此楼后面便是至公堂。这里是外帘官的办公场所,负责保管、分发试卷的地方。至公堂后为戒慎堂,是试卷糊名易书的地方。再之后就是阅卷重地了,名叫衡鉴堂。衡鉴堂与前面建筑以池水相隔,有一座石拱桥相连。此桥叫飞虹桥,石栏上刻有象征“一路连科”、“青云直上”的吉祥图案。阅卷期间,任何人不得通过飞虹桥,包括内外工作人员也不能往来。誊录好的卷子,仍交给外收掌,在至公堂打乱分拣成包并装箱,经过飞虹桥,陆续送入最核心的阅卷场所——衡鉴堂,由内收掌保管。所以,当时流传一句话,“卷子过了飞虹桥,举人一半拿到手”,就是说试卷送到阅卷人员手里后,中榜就有希望了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